电影与现实 – 苏联版的夺宝奇兵:电影《杰维亚塔耶夫》幕后的故事

2021年俄罗斯电影《杰维亚塔耶夫》(Девятаев)叙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苏联空军飞行员米哈伊尔•杰维亚塔耶夫(Михаи́л Петро́вич Девята́ев, 1917-2002)上尉于空战中遭击落被俘,再由战俘劳动营联合另9名苏军战俘夺取德军飞机返航的传奇事迹。

关于主角的历史原型网上已有很多介绍文章,本文仅考证电影中的剧情与真实历史的重合及虚构部份

在线日德国入侵苏联时,米哈伊尔•杰维亚塔耶夫隶属歼击机航空兵第163团,驾驶波利卡波夫I-16战斗机。6月24日于白俄罗斯明斯克地区击落一架容克斯Ju 87首开纪录。

然因7月初第163团战斗力即损失殆尽而转飞雅科夫列夫Yak-1战斗机,于7月27日转隶歼击航空兵第237团。总计杰维亚塔耶夫自1941年6月23日至9月16日间执行180次战斗任务,宣称单独或协同击落9架德机。

9月23日击落第10架,但空战中遭击伤右腿。之后遵医嘱转飞夜间轰炸机与运输机,至1944年5月才受近卫歼击机航空兵第104团团长弗拉基米尔•博布罗夫中校(Владимир Иванович Бобров)之邀,重飞战斗机。

近卫歼击机航空兵第104团在1943年8月21日由歼击机航空兵第298团升格改编,隶属于近卫歼击机航空兵第9师,驾驶通过租借法案取得的美制贝尔P-39 “空中眼镜蛇“战斗机各衍生型。

杰维亚塔耶夫上尉于1944年6月4日以战术编号100的团长座机进行首次飞行训练。随后7月13日在乌克兰利沃夫(Львів)执行首次战斗任务,就遭德国空军福克-沃尔夫Fw 190战斗机击落,在跳伞过程中他撞上了飞机的水平尾翼。不省人事地落在德军战区内,为德国陆军第861(摩托化)轻型高炮营(leichte Flak-Abteilung 861 (mot.))俘虏。

杰维亚塔耶夫的战俘卡,他谎称自己的部队番号为歼击机航空兵第237团第2中队第2小队

比对当日德国空军在该地域的战斗纪录,击落杰维亚塔耶夫上尉的有可能是隶属第52战斗机联队第1大队本部(Stab I./JG 52)的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鲁道夫特伦科尔中尉(Rudolf Trenkel),为其生涯战绩138架中的第99架。

但当时特伦科尔中尉的座机为梅塞施密特Bf 109 G,击落机型纪录为La-5。这或许是因为双方都对敌方的机型有所误认;当日苏联空军纪录为损失一架空中眼镜蛇、两架雅克、三架Il-2,并无La-5。

近卫航空兵第9师麾下的近卫歼击航空兵第100及第104团在垂直尾翼顶部以白块作为识别、战术编号漆于机身红星国籍标志后方。杰维亚塔耶夫上尉遭击落被俘的座机应是序号42-9251的P-39N-1-BE,而电影呈现者为序号42-20414的P-39Q-5-BE,战术编号白11。

然而序号42-20414的P-39Q实际上隶属近卫歼击机航空兵第30团。该团以浅蓝为识别色,分别漆于垂直尾翼顶部区块及螺旋桨毂;战术编号漆于座舱前发动机整流罩两侧。

电影出现的P-39也有复刻道具机,由梅登战争电影影城(Кинокомплекс ВоенФильм-Медынь)制作,位于俄罗斯卡卢加州(Калу́жская о́бласть)梅登(Медынь)南郊。序号42-20414、战术编号白11号机也在列。

杰维亚塔耶夫上尉遭击落当次战斗任务由近卫歼击机航空兵第104团团长博布罗夫中校领军,其战术编号白100的座机也出现于电影中。

此机来历不详,但战术编号白100机为盟军空战王牌飞行员之中战绩最高的亚历山大•波克雷什金少校(Алекса́ндр Ива́нович Покры́шкин)自1943年6月23日起使用的首架白100号座机,序号42-9004的P-39N-BE。

该机在1943年8月3日由新手飞行员操纵时不慎与一架Il-2碰撞重损,因而除籍。但在修复后由近卫歼击航空兵第16团转给其它单位作为飞行训练之用。

波克雷什金上校在1944年6月接任近卫歼击机航空兵第9师师长,由博布罗夫中校掌管其麾下的近卫歼击机航空兵第104团。

序号42-9004的P-39N或许在修复之后仍维持白100战术编号,于该团作为飞行训练之用,而非如纪录所言为博布罗夫中校座机。

此机或许就是杰维亚塔耶夫上尉于1944年6月4日进行飞行训练时所使用机。电影中的白100号即基于序号42-9004的P-39N,但涂装并未依据史实。

1937年2月美国陆军航空兵(US Army Air Corps)提出极速580 km/h以上、6分钟内爬升20000英尺的高高度拦截机需求两个方案:X-608方案为双发动机构型、X-609方案为单发动机构型,分别由洛克希德公司P-38 “闪电”及贝尔P-39“空中眼镜蛇”中标,且都以阿里森V-1710液冷式发动机搭配通用电气涡轮机械增压器作为核心。

这两个方案以拦截机为名,都是因为以规避当时陆军航空兵高层对驱逐机武器荷载限重500磅、单座就应单发动机的规定。

P-39将发动机置于机身中段座舱后方,通过延长的传动轴驱动螺旋桨以容纳轴心37 mm口径奥兹莫比尔T9机炮,并使机首呈流线型;座舱也以侧门开合。

1938年4月6日XP-39实验机首飞即获得5分钟爬升至20000英尺、极速630 km/h的表现,但稍慢于此时陆军航空兵团的640 km/h要求。

经陆军航空兵团委托美国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National Advisory Committee for Aeronautics, NACA)执行的一系列风洞实验及相应机体构型修改,该委员会认为其左舷外露的涡轮机械增压器及进气口增加风阻,应埋藏在机身内。

但XP-39机身并无空间可做此修改,于是提议取消涡轮机械增压器,希望只靠风阻降低就能由单级单速机械增压的V-1710发动机达到690 km/h极速。

因支持地面部队作战或飞机性能使然,东线战场与太平洋战场前中期的空战多在15000英尺以下的低空,恰好能发挥P-39 的性能优势。

在低空,P-39N/Q与德国空军Bf 109 G-2各项性能相比仅稍为逊色,而俯冲速度与机首瞬间指向性甚至略胜一筹,可视为空战性能在伯仲之间的机型。对Fw 190 A与日本海军零战则占有动能优势,可通过俯冲爬升(boom and zoom)进行缠斗。

太平洋战场P-39/P-400仅在1942年间于新几内亚地区作为主要战斗机之一,如在1942年间,美国陆军航空队第5航空队P-39/P-400面对以日本海军精锐台南海军航空队为主体的零战二一型与三二型,也取得击落15架零战、自身损失15架的战果,并未居于劣势。

不过太平洋战场毕竟幅员广袤,航程不足的P-39难以有所发挥,所以后来即转作对地攻击与战术侦察之用。关于P-39在太平洋战场的战例,可参看

苏联空军在东线为主要战斗机之一,直接部署于前线,故航程并不重要;且其轴向火力配置较其它美英制战斗机惯有的翼内机枪炮更受苏联空军青睐。相应的单机与集群空战战术也逐步完善。

苏联由租借法案取得4719架各型P-39,约占该机型总产量半数;二战期间损失1030架,但操作该机型的苏联王牌飞行员空战战果远比操作其它美制机型者丰硕,且苏联生涯战绩前6名的空战王牌飞行员就有4名以P-39创造大部份战果。

经过前线审讯后,德韦塔耶夫被移交给德国国防军军事反谍局(Abwehr),关押进了波兰境内的罗兹战俘营。

1944年8月13日,他和一群飞行员战俘第一次尝试越狱。但他们很快被抓住,改为死囚送往恐怖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好在在集中营裁缝的帮助下,德韦塔耶夫改变了缝制在囚衣上的号码,成功将”死囚”身份改为“惩戒犯”。

不久他化名为斯特潘尼基滕科,再次转移至德国北部乌塞多姆岛的卡尔斯哈根集中营,这个岛也是第三帝国秘密武器—V-1和V-2飞弹研发和试射场–佩内明德中心所在地。

到达该岛后,杰维亚塔耶夫结识了另外两名苏联囚犯——前炮兵士兵,1942年被俘的弗拉基米尔索科洛夫和1941年7月6日被俘的前步兵少尉伊凡克里沃诺戈夫,他们俩本计划和其他人乘一艘小船越过海峡逃跑。杰维亚塔耶夫说服他们改变方案,偷一架德国飞机飞走。之后,他们召集了一个由10名囚犯组成的在机场附近工作的逃跑团队,并开始准备逃跑方案。

逃跑团队想方设法进入了德军的机场工作组,他们因此有在飞机附近工作的机会。由于团队有10人,所以杰维亚塔耶夫选择了亨克尔He-111轰炸机作为逃跑的飞机。

1945年2月8日,杰维亚塔耶夫联合另9名苏军战俘,杀死警卫,夺取一架He 111 H-22(序列号13013)再次逃跑;此衍生型专为空射V-1所设计。

德军发现后紧急派遣战斗机追击,与电影中呈现的双方展开追击情节迥异的是,因天气恶劣因素,德军战斗机未能发现轰炸机的航向。

但随后另一位王牌-时任德国空军战斗机部队总监的瓦尔特达尔上校(Walther Dahl)在执行另一任务返航途中,偶然发现了杰维亚塔耶夫的飞机,虽然达尔收到了“击落空中任何一架单飞的亨克尔轰炸机”的命令,但由于没有足够弹药及燃料而作罢。

该机于燃油即将耗尽且为苏联防空炮火射击后迫降在今波兰中部戈利纳(Golina)近郊的苏军第61集团军战区内,位于佩讷明德东南方400公里。

由于不清楚此时身处位置,机组成员原打算藏在附近树林中,但因筋疲力尽且有伤在身于是由返回飞机残骸,很快便被赶来的苏军士兵带走(初时以为杰维亚塔耶夫等人是德国人)。

电影中的He 111序号7102、机身战术编号GA+SJ,实际上并不存在。机身后段呈现数个弹孔。

杰维亚塔耶夫随即向第61集团军司令部汇报了关于佩内明德基地的重要战略信息。但由于逃脱情节过于顺利且匪夷所思,苏联人民内务部(NKVD)还是将杰维亚塔耶夫一行人视为疑似德国间谍,被安置在NKVD设立的特别甄别营内。

1945年3月底,经过审查和治疗,这10人中6名军衔为士兵者及1名东方劳工(Ostarbeiter,德国于其中欧及东欧占领区派赴强制劳动的外籍工人)编入步兵第777团的一个连(亦有资料称为步兵第397师步兵第447团),全数投入1945年4月中下旬苏联横渡奥得河入侵奥得布鲁赫(Oderbruch)的大攻势,10日内就有5人陆续战死(包括逃跑行动的组织者之一索科洛夫)、一人重伤,另一人在随后对日作战中阵亡;杰维亚塔耶夫等其他两名军官则交由锄奸队核实军衔等背景信息。

1945年9月,杰维亚塔耶夫的经历被苏联火箭开发计划负责人谢尔盖科罗廖夫(Sergei Korolev)得知后,随即将其召集到佩内明德。在这里杰维亚塔耶夫向苏联专家展示了导弹组装和发射场的地点,让苏联人确认了佩内明德的真实用途和价值,这也令他在1957年洗脱罪名终获,并获得苏联英雄。

后来媒体把杰维亚塔耶夫描绘成一个顾家的男人和战争英雄,代表了一个热爱家庭和国家的理想苏联公民的形象。上图为1967年7月8日喀山当地的《苏维埃鞑靼报》(Sovetskaya Tataria)对他的报道

杰维亚塔耶夫与东德空军第9战斗机联队的军官在卡尔斯哈根集中营旧址合影,背后为纪念杰维亚塔耶夫当年事迹的纪念碑和一架米格-17战斗机

2002年夏天,为了拍摄一部关于他的纪录片,杰维亚塔耶夫重返佩内明德机场,在此处与57年前升空追击他的德国飞行员之一-第51轰炸机联队的京特霍伯姆少校(Gnter Hobohm)会见(当日他驾驶一架Ju 88战斗轰炸机进行过拦截)。

同年11月24日,杰维亚塔耶夫11月24日在喀山与世长辞。他这段“夺宝奇兵”式的经历,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不可思议的传奇故事终于在76年之后搬上银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王力宏因太老被娃哈哈解约看到演唱会喝的水瞬间被打脸
Next post 强推5部限制级恐怖电影尺度大口味重全看完的我是真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