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世界上最后一个印度教王朝的终结

在今年4 月的大选中,得票最多的三大党依次是:尼泊尔(毛主义),或称(Maoist),1996 年是搞武装斗争起家,立场最为激进,主席为普拉昌达;尼泊尔大会党,这是1950 年代实行君主立宪制以来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党,由于该国与印度的渊缘,该党在名称和意识形态上与印度国大党都有点相似,属中间派。尼泊尔(联合马列),简称UML,由一些尼共派别合并而成,故有此名。它的立场算中左翼。是新上任不久的少壮派贾哈尔·卡纳尔。

2006 年,在国际社会斡旋下达成和平协议后,尼泊尔(毛主义)在4 月的制宪会议选举中,出人意料地成为最大赢家—601 席中的220 个,但未能获得议会多数。

因此,在今年5 月28 日制宪会议通过了走向共和的决议后,包括在内的三大政党就一直在就废除君主制后新设立的总统人选,以及联合政府的组成争论至今。

正因为这个原因,记者有了此行中的一大遗憾——没有采访到尼共()的传奇领袖普拉昌达,尽管有多位尼泊尔朋友一直在尽力帮记者牵线。不过,在一位杂志编辑的带领下,记者还是设法到普拉昌达的住所走了一趟。

这是一幢四层楼高的黄绿色小楼,比一般的民居高档很多。它的砖墙内有一个岗楼,楼后平地上还有另一个,顶层的露台似乎也有一个,这些都是由持枪卫兵把守。通常紧闭的黑色铁门外还站着一个不带枪的卫兵。

在普拉昌达住所外,记者见到了负责主席警卫工作的“”副师长曼吉尔。他看上去30 多岁的样子,参加前是个学生,后来进了“”军校。“你打过仗吗?”“打过很多。”面对记者的提问,他笑着回答。“我身上还受过一些轻伤。”

根据报道,普拉昌达最痛恨的就是贾南德拉,2001 年王室血案前,还只是活动于偏远山村的一个反叛组织。因为末代国王的不得人心,才有今天的风光。贾南德拉欲置于死地而后快,偏偏造就了的第一大党地位。

废王贾南德拉今后该怎么办呢?英国《经济学人》周刊提供了一些指点迷津的“实用建议”:继续声称是印度教神祗的化身可能不足以防止你的销声匿迹,奥托曼和中国末代帝王便是前车之鉴;历史显示,只要你用上一点毅力和想象力,当一个前国王可以是一种很令人愉快、甚至很有利可图的职业;最大的希望是共和派把事情搞砸。很少有君主成功地恢复他们过去的荣耀(西班牙王室除外),但在故国的生活中找到一个受尊敬的位置的不乏其人——结束流亡回国当上总理的保加利亚前国王西米昂,罗马尼亚废王米哈伊尔也成为该国很罕见的受敬重的人物。但万不可有花花公子行径,如丑闻不断的意大利王室领头人。

1768 年,在发动加德满都战役前夕,沙王朝的开国国王普里特维·纳拉扬曾预言,这个王朝只能延续10 代人。他的预言之准确实在匪夷所思—贾南德拉是第11 任国王。

鲁德拉·塔帕是一个年轻的商人,穿着相当时髦,上衣是一件阿玛尼T 恤,背着Samsonite 双肩背包,属于蒙古人种的他看上去和东京、香港的时尚青年没什么两样。他是位于尼泊尔西南的龙毗尼——佛祖释伽牟尼诞生地廓尔喀族人,父亲和祖父都当过英军中的廓尔喀兵。

塔帕到过很多国家,做的是电脑生意,刚刚到过中国广州进货。他一直忧国忧民,很想为国家和人民做点什么事,但还没想清楚。“今年四月我参加了投票。”(给记者看他左手拇指指甲盖上一道尚未完全消褪的深蓝色墨迹)这是我们投过票后作的标记。我投的是的票,虽然我以前一直支持大会党。”他的话让记者颇感意外—按理说,像他这样的有产阶层,应该不会倾向激进政党。

塔帕也赞成废除君主制,“ 国王到底为他的人民做了什么?!”“那些政客也一样。尼泊尔什么都没有,这么落后,人们要的是有吃有穿有工作。”塔帕原来对大会党有好感,但对大会党领导人柯伊拉腊还是有些不以为然。柯伊拉腊年过8 旬,1990 年就第一次当上首相。塔帕说:“他已80 岁了,从政至今也有几十年,他们做成了什么?我不是说一定更好,但其他大党派都执政过,他们是一股新势力,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看能不能作些改变。

尤济娜·施瑞斯塔是一名学旅游管理的大学三年级学生,课余为两家帮助流浪儿童的国际NGO 工作,以挣钱帮寡母养家。四月她没有投票,女性在当时还没有公民权。她告诉记者:“君主制被废除是件好事。这个国王是历史上最差的一个。”

不过,在施瑞斯塔心里,她不支持任何政党,“大会党执政时间最长,他们很自私,只照顾自己。说要在10年内将尼泊尔变成东方瑞士,但他们太自我中心,也很咄咄逼人,一切都不会有变化。这些政党来来去去,而我们只想要一个太太平平的工作环境,想过好一点的生活。” 施瑞斯塔说现在对政治还看不到任何希望。如果4 月她能投票,她宁可投给进入制宪会议8 党中的那些小党,即代表最低种姓—贱民和劳工的政党,而不是这些所谓的主流大党。

比什努·里马尔是联合马列下属的尼工会联合总会副主席。记者问他对国王声明的感想,他说:“国王说他在国外没有财产,这一点我们不清楚。因为只有少数公司注册在他家族名下。他弟弟人在国外,一些财产可能在他的名下。至于他对王室的辩解,当年的王室惨案,我们不能确定是他指使的,但这件事存在着很多疑点。他应该被起诉、追究,任何人都不应置身法律之上。”

在王宫北墙外的路上,记者遇到一位基督徒,他说他没有投票,因为基督徒不支持任何政党。说完还塞给记者一本英文版的传教杂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英超中上游的升班马强强对话!阿斯顿维拉客战向来强势
Next post 《你永远不会独行》如何成为了利物浦的队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