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藤新八:在广州流花桥刑场被执行枪决的日军第一三零师团长

日本侵华将领近藤新八中将,曾长期征战在中国战场,是一个完全不讲“武德”的法西斯军人,而且更像是一个嗜血的屠夫,他在担任新京宪兵队长、第三十六师团步兵第224联队长、第三十七师团参谋长、台湾军参谋长、独立混成第19旅团长及第一三零师团长期间,犯下了惨无人道且令人发指的累累罪行,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在广东顺德地区向国军第六十四军投降,并于1947年10月31日在广州流花桥刑场被执行枪决。

近藤新八(1893—1947)是日本香川县人,1916年5月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28期步兵科,与宫崎周一、森纠、长勇、一木清直等人同学,其中长勇是起草南京大屠杀命令的情报课长,而一木清直则是挑起“卢沟桥事变”的元凶之一。

1926年12月24日,已经33岁的近藤新八考入了陆军大学校第41期,从陆士毕业到考入陆大,这小子用时整整10年,比上述几个同学都要晚几期,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学业不精,考了几年才考上陆军大学校,并于1928年11月29日毕业,尽管该期毕业生仅有49人,近藤新八的毕业成绩还是未能进入前六名。

从陆大毕业至晋升陆军大佐,近藤新八又用了10年的时间,并于1938年7月15日担任新京(长春)宪兵队长,自“九.一八事变”之后不久,关东军宪兵队司令部就升格为关东军宪兵司令部,原本隶属于日本宪兵本部管辖,但从1932年6月起,就被编入关东军作战序列,接受关东军司令部的统辖。

自从东条英机于1935年9月出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官之后,先后从日本、台湾和朝鲜等地调来一批比较专业的宪兵骨干,充实到关东军宪兵队伍,并培植自己的党羽,致使关东军宪兵队伍迅速扩大,相继在新京、吉林、洮南、通辽、公主岭等地建立了5个分队,在宽城子、敦化、磐石、南岭等地建立分遣所等宪兵机构,日本关东军宪兵拥有极大的特权,上可管军下可管民。

近藤新八在担任新京宪兵队长期间,以政治犯、思想犯、嫌疑犯等各种罪名,大肆逮捕和关押怀疑对象,并施以酷刑审查和甄别抗日分子,并将抓来的嫌疑犯当作杂役劳工,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或押解去中苏边境修筑秘密防御工事,并在完工之后秘密杀害,甚至还被运回日本从事繁重的劳工,当时新京的监狱始终是达到爆满的程度,遂又建立了“矫正辅导院”作为监狱的补充。

1940年12月2日,近藤新八调任第三十六师团步兵第224联队长,该师团是三联队编制,于1939年2月7日在日本弘前编成,除了步兵第224联队,还下辖步兵第222联队和步兵第223联队,同年4月被调到中国华北,编入华北方面军第一军作战序列,接替日军第一零八师团在山西潞安(今长治)的防务。

近藤新八上任之时,日军第三十六师团长为井关仞中将,参谋长为今村新太郎大佐,步兵团长为山之内正文少将,该师团隶属于日军第一军作战序列,其时司令官为筱冢义男中将,而提及日酋筱冢义男,就不能不联想到电视剧《亮剑》,筱冢义男曾在《亮剑》中频繁出镜,第三十六师团就是在其麾下与阎锡山第二战区部队和八路军部队进行作战的。

1942年3月11日,近藤新八转任日军第三十七师团参谋长,同年8月1日晋升陆军少将,该师团与第三十六师团同时编成,但其编成地在久留米,下辖步兵第225联队、步兵第226联队和步兵第227联队,其时师团长为长野祐一郎中将,参谋长为滨田弘大佐、步兵团长为中岛吉三郎少将。

第三十六师团和第三十七师团都曾长期与八路军作战,“关家垴战斗”、“黄崖洞保卫战”以及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同志壮烈牺牲,都与这两个师团有关,当然也与“百团大战”有关,由于史料的匮乏,这方面内容梳理起来是十分困难的,但能够确定的是,近藤新八这个战争罪犯,在华北的土地上犯下了累累的战争罪行。

1943年10月29日,近藤新八被调到台湾,出任日本驻台湾军参谋长,辅佐司令官安藤利吉中将,此时的台湾已经是日本侵略中国大陆和进行太平洋战争的桥头堡,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近藤新八上任之后,这个嗜血魔头又开始对台湾同胞实施血腥的殖民统治,以残忍手段进行和屠杀,任内制造了一笔笔令人发指的血债。

1944年7月8日,近藤新八被调到中国广东,转任独立混成第19旅团长,该旅团下辖独立步兵第97、98、99、100、101等五个大队,以及炮兵队、工兵队、辎重队和通信队等,总兵力在4600多人左右,隶属于田中久一的第二十三军作战序列,驻屯在广东潮汕地区,负责维护占领区的治安与扫荡。

近藤新八上任后,曾率部由山水、清远向西进犯,参加了湘桂会战的外围作战,沿途纵容部队实施“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在对顺德西海村扫荡时,指使部下将十几名老年妇女驱赶进已经起火的草房内烧死,在惠州地区扫荡时,曾刺死和活埋无辜民众5000余人,在揭阳地区扫荡时,竟将老百姓的心肝掏出来,煮熟分而食之,其残忍程度实在是令人发指。

1945年4月12日,日军大本营以独立混成第19旅团为基干,扩编为第一三零师团,将近藤新八晋升陆军中将并担任师团长,参谋长为吉村芳次大佐,该师团下辖步兵第93旅团和步兵94旅团,由针谷逸郎少将和小野修少将担任旅团长,这两个步兵旅团各下辖4个独立步兵大队,前者的番号为独立步兵第97、99、100和277大队,后者为独立步兵第281、620、621和622大队,师团直属炮兵队、工兵队和辎重队等,依然隶属于第二十三军作战序列,驻屯在番禺地区担任警备与作战任务。

此时的日本已经是强弩之末且苟延残喘,但近藤新八这个嗜血魔王,却依然是疯狂不减且不改,率领第一三零师团气势汹汹地扫荡粤中地区的开平、新会和阳春等地,占领了粤中大部分城乡,大肆烧杀抢掠,疯狂地和屠杀一切抗日武装和人员,其手段残忍可谓是达到了极致。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日军第二十三军司令官田中久一中将,于9月16日在广州向第二方面军司令官张发奎上将投降,并于9月28日在汕头向第七战区司令官余汉谋上将投降,在半个月之内两次签署投降书,这在日军投降主官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而日军第一三零师团长近藤新八,于10月17日在顺德向国军第六十四军军长张弛投降,但近藤新八只是奉命投降而已,其态度狂妄且拒不认罪,即便在关押期间,也曾煽动其麾下官兵不要降服。

近藤新八由顺德被押解至广州审判,经广州行营军事法庭的调查、审理和起诉,于1946年3月24日进行了公审,被广州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并于1947年10月31日在广州流花桥刑场被执行枪决,相比于田中久一于3月27日在同一刑场被执行枪决的场景黯淡了许多,几乎没有人知道近藤新八之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英超首轮热刺爆冷输球利物浦艰难赢下利兹联切尔西引援动作大
Next post 凤凰博报–全球华人最具影响力博客-凤凰网